拎不清左右

我们公司有个传统,就是和大家相识的时候要说一个 fun fact,大概就是一件轶事。我的 fun fact 就是我分不清左右 —— 就是比较难无意识(unintentional)地直接说出是左还是右。常见的场景就是搭出租车,经常被司机突然的「左转还是右转」问得哑口无言。

通常情况下,我用来判断左右的方式一般是:闭上眼睛想一下自己用哪只手写字,然后确定这是右手,然后看看方向是不是同一边。

-

上个月终于和 Julius Hui(许瀚文)进行了网友见面,还和 Chaz 一起去吃了半山腰,很开心。

临送他回香港的时候,发现 Julius 是惯用左手的人。我(浮夸地)说:「哇那你一定天赋异禀非常聪明吧」。Julius(笑)很认真地回答了我:「不是啦,说左撇子聪明的人,是不知道左撇子的『聪明』多半来自于实践 —— 你看那么多设计,都为右手设计,左撇子多辛苦,连用剪刀都学了好久。这都是被迫成长呀。」

-

一个同事建议我:「你可以左手纹『左边』,右手纹『右边』」。我想了想,觉得天黑的时候可能看不清,遂一直没有执行。

-

其实这几年我做过蛮多和导航(navigation)相关的研究和设计,包括了车载导航系统、地图设计、盲人引导,还有一些和动线相关的服务设计。但我都下意识地、几乎避开了所有和「左、右」相关的元素。

追求一个答案,变成了一种对无知的执行手段,但这种对无知的探求和讨论,基本上都是无效也无果的。南方人有时候会说:「哎呀,这也拎不清呀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