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标签化的女权主义

突然想到早些年求学时,在文化研究领域中谈及「女权主义Feminism)」复杂性的部分,遇到的一个两难(Dilemma):

随着女权主义趋向于倡导对于「去性别化」的尊重,反对由「性别」带来的标签化特征,推崇「无性别隔阂的平等」变成了一种更为普适的意识形态。站在标签效应的角度来看,这样的立场是在帮助女权运动者增加自我认同,也逐步淡化对立和激进的刻板印象。

但大量的文献和资料上又可以看到的是,推进女权文化的过程中,势必会不自觉地强调「性别」的平等。用设计导向的语言来说,在问题阐释(Problem Define)的阶段,男性主导社会导致的一系列问题,进而造成对女性的压迫或是局限,例如婚姻关系、职场天花板、社会阶级属性等,不得不成为了主要由头。类似地,心理学上「女权主义心理学」的本原就是一种批判男性视角主导的心理学研究方式。哪怕是维基百科在解读「女权主义」的时候,也一样提及其观念是建立在「现时的社会建立于一个男性被给予了比女性更多特权的父权体系上」。从这个角度上来看,「去性别化」似乎变成了一个有点站不住脚的论述。换句话说,倘若变成了用「女权」标签替代「性别」标签,反倒更难描摹孰好孰坏。

诚然,这类社会问题千百年来都必然有它自带矛盾的复杂性。退一步讲,女权主义真正在追求的,或许是一个不需要再去呼吁女权的大环境。

 

今天是国际妇女节,念起似是仍不解,遂做个记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