昭昭牛奶路

前几天和 Lilly Chow 聊天,谈到食物的名称对意识形态的影响,也记得一些辨识方法。这世上大概有四大类能够通过名字判断的外来食物,它们通常带有:

  • 「番」:番茄、番石榴
  • 「西」:西瓜、西红柿、西洋菜
  • 「洋」:洋葱、洋芋
  • 「胡」:胡椒、胡萝卜

和外来食物相对应地,「杨梅(Yum Berry)」也是一个有趣的故事。作为一个季节性很强的中国水果,杨梅刚传到美国的时候似乎是叫「Chinese Berry」。也不知道美国人是不是对名字带着 Chinese 的食物有所偏执,杨梅一直不怎么受待见。一直到有人看到了商机,将杨梅重新打包还注册叫「Yum Berry」,其命运也转瞬改变。

唐代青原惟信禅师有一句名言是:「老僧三十年前未参禅时,见山是山,见水是水。及至后来,亲见知识,有个入处。见山不是山,见水不是水。而今得个休歇处,依前见山只是山,见水只是水。大众,这三般见解,是同是别?」

而从某种程度上说,人对食物和食物名称可能都是很主观的。

 

 

又及。「昭昭牛奶路」是翻译史上的一个轶闻。当年赵景深不知 Milky Way 是银河,于是翻译成「牛奶路」,而遭到鲁迅作诗嘲讽。

Lilly Chow 是 The Cleaver Quarterly 的联合创办人及首席编辑。